半闲鱼

cp是第一生产力!

【EC】三千万英尺的降落❷

七缺三:

梗概:Charles在坠落,无尽的风从下方席卷而来,他感觉自己像铅锤一样急速下降,谁能救他。
【EC】三千万英尺的降落❶


第二章





“有些人一分钟过尽一生。”


他像乐高积木搭起来的房子一样。


一片塑料是不可能搭建出Charles今天的模样的。


他年少时候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流过的眼泪,追过的女孩,追他的男孩,空旷的城堡和常年分居的父母造就了今天的Charles Xavier。


十七岁的时候他看了闻香识女人,O'Donnell十七岁遇见了改变他一生的Pacino,屏幕里蓝眼睛的穷孩子叫Charlie,现实中蓝眼睛的富小子也叫Charlie。但Charles用了半生的时间在等待Frank的到来,等这个人来教他跳Tango,教他追女仔,教他怎么去活自己的人生。


如今他已二十八,有无数曾有过肌肤相亲的人来来往往,可仍然茕茕独立孑然一身,每当深夜来临的时候,逼仄的天花板就像父亲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平整的就像他推过来的文件。


“我和你母亲要离婚了,Charles,你跟谁?”


Xavier家的人就是这样,哪怕你在谈一件天大的坏事,也要永远保持冷静保持绅士风度,永远不丢脸,更何况,永远不会得去他妈的抑郁症或者精神病。


他忘记自己回答什么了,他好像什么也没回答,那一幕好像《猫鼠游戏》里的Leonardo,不同于他的沉默,Frank夺门而出开始了奇异的诈骗人生,多奇妙,又一个Frank。


他多希望自己当初面对同床异梦的父母时也有夺门而出的勇气,就算他去流浪,去潇洒,被社会击倒,也好过现在半死不活的状态。当Leonardo穿着飞行服揽着青涩少女大摇大摆的躲避警察追捕的时候,Charles在想是不是在平行世界里另一个Charles过的就是Frank的日子?


可他现在,课上西装革履的历史老师课后穿着丝绸睡衣和棉拖潦倒的歪在寒风瑟瑟的马路边上喝大酒,酒瓶还轧坏了一个陌生人的迈巴赫轮胎。


他的身体很冷但他的内脏却烧的火热。那股燃烧的火焰灼伤他的脑子,焦虑感毫无顾虑的在他体内四处冲撞,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五官,灵魂又像被撕裂开一样,一半冷眼旁观着自己可悲的哀求一个陌生人的陪伴,另一半号啕大哭。


人生的价值在渐渐迷失,Charles觉得自己曾经坚定的一切像风沙城堡逐渐融化飘洒在风里。


“失恋了?失业了?破产了?家人去世了?”陌生人问他。


Charles直勾勾的看着他,试图从他那张英俊硬气的脸上挖出一点同情感,他放弃了,他太醉了,醉到看不真切眼前人的模样,或许面前人是他想象出来的,就像他十七岁时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和想象的Frank跳Tango一样,现在他为自己再一次建造了一个依靠。


“不。”Charles沙哑的说,手紧紧的捂在眼睛上,眼泪争先恐后的从手中溢出来。“我........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半晌一个温暖手掌轻轻的抚在他肩膀上,这个安慰保持着距离和风度。“既然我的车被你的酒瓶弄坏了也算种缘分,告诉你吧,我今天过的也很恶心。”Erik看着面前悲痛欲绝的男人,他脆弱的就像纸片,一戳就破。


他今天被自己的女友甩了,她泼了自己一身拉菲,然后去公司又损失一笔七百万的单子,再是晚上吃饭预订的餐厅又被人砸场子了害得他另找别处草草饱肚,接着回家路上刚领的新车又被扎破轮胎,最后自己居然和一个醉汉坐在冬夜的冷风里谈人生。


他也很想哭了。


男人抽噎抬头望着他,这时Erik才注意到对方的长相可以说得上赏心悦目,咬红的嘴唇和水润的蓝眼睛,如果他现在身处的是某一家酒吧的话,或许Erik就会直接过去问对方Wanna Fuck了。


可Charles再次把自己埋进了手臂里。


“My Friend,当你是个很小的小孩子的时候,你想当什么?”


Erik被他突然的发问问的一愣,然后他紧了紧大衣抿嘴思考了一会,他皱着眉头不确定的说:“Um......大概是蝙蝠侠。”



“我说那种能实现的。”Charles叹着气看了他一眼,眼泪已经止住了可是眼睛却红肿不堪。


“当个有钱人。”


“.......”


“干什么?我从小务实主义好吗?”


“那你现在呢?”


“um……我是德国第一汽车工业的CEO,在全世界范围内有我名下公司所开的不下百家的分公司,这算完成梦想了吗?”


Charles忽然又开始号啕大哭起来,Erik手足无措的看着不知道为何又哭泣的男人。


“你、你怎么了?”Erik从来都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往常Emma一开始哭他就往她卡上打钱,然后僵硬的拍拍她的肩膀说别哭了,如果Emma吼他叫他滚开他就乖乖走开,然而分手时刻Emma却骂他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逼。


“My Friend,我......只是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Charles缓了一口气,侧头对身边人轻声说,呵出的白气飘散在空中,就像被扯开的棉花糖。


“你不会要自杀吧?”


“自杀?”Charles歪头想了一会然后摇头,“我曾经想过,但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也许我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Erik皱眉,他觉得面前的人精神不太正常。


“为什么?”


“My Friend.....”


“Erik,叫我Erik。”


“Erik,我的名字是Charles,我十岁的时候想当飞行员。”


“然后呢?”


“后来.....我成了牛津大学的特聘教授。”


“有什么不好的吗?”


“我也在问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吗?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可我说不出来哪里出问题了,我只是感觉.......人生不再有意思了。”


“你看你是个牛津大学的教授,而且你看上去那么年轻,我今年都已经三十二了,除了赚钱什么都不会,我才应该是那个被金钱和名誉掏空身体觉得生活没意思的人。”


“可你没有,Erik你看过闻香识女人吗?”


“看过,不过那都是十一年前看的了。”


“Frank说过一句台词我从十七岁记到现在,他说,'Tango跳错了可以重来,但人生不行'。”


Erik看着面前被忧伤笼罩的男人,他忽然大手狠狠的在对方肩上一拍道:“hey,Charles不如我送你回家怎么样?”


Charles抬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Erik挑了挑眉。


Charles摇摇晃晃的起身往前走,他已经醉到走不了直线了,Erik忙上去扶他然后掏出手机给拖车公司打了个电话,就馋着Charles和他一起被黑夜的小路吞噬。


TBC
保持简短保持迅速











评论

热度(45)

  1. 半闲鱼七缺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