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闲鱼

cp是第一生产力!

【盾铁 贱虫——new year's eve】


会议已经结束了,所有人都开始收拾东西。Tony坐在最前面,其余人坐在两边,Steve一边低头整理战后报告一遍抬眼瞄着Tony,见对方稍一抬头就赶紧转移目光。

其实大家都看到Steve了,只是看透不说透。

Steve一直想和Tony说话,可一直开不了口,Tony也不让Steve有开口的机会。打完灭霸之后开了战损的报告会议,Tony坐在最前的位置,Steve乖乖让到两旁,气都不敢多出,生怕Tony一生气把他连人带盾扔出复仇者基地。

灭霸这一仗说难的确难,纽约那边拆的七七八八,一群英雄就差为人民牺牲了,忽然来了支援——寄居在瓦坎达的英雄们连着瓦坎达的兵。

“Tony——”

“Nat……”

一切结束,Steve看着Tony的反浩克盔甲哼哼唧唧地发蚊子声,Bucky眼神钉在金发美人的胸脯上,然后被金发美人一眼瞪回来,看着天哼小曲。

Sam摇头,这哥俩真一起长大的,脾性都一个样。

会议开在两个月之后,入了冬,下了几场大雪。纷纷扬扬得把之前所有的血污都刷干净,Steven将不将把纽约一些重要建筑与大部分居民楼复原,其余的一半靠政府出力,一半靠Tony出钱。

“可得把时间宝石保护好Steven,要不谁知道哪天政府就突发奇想让你把世贸大厦搞回来呢。”

会上Tony笑着说。

说实话,Steve对那个法师有不少成见。他的名字,噢他那该死的名字,Steven,Steven,和他的名字几乎一样。每一次Tony喊出那个Steven的名字,Steve都会下意识想回应。

会议结束了,所有人开始往外走。

“那个,其实今天是中国的春节。”

Steven开口。

“诶——”

“春节是要干什么——”

所有人的兴趣都被提起来了,一个一个坐会座位。

“春节呢…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这个节日里所有人不管工作多忙都会回到家里,晚上会吃饺子,所有人和家人聚在一起,会守岁……”

这段话里有挺多敏感词的,家人,相聚,一时大家都陷入沉默。

“所以——我们,庆祝新年吗?”

Peter和Wanda同时开口。

两个人咯咯笑起来,Vision偷偷摸Wanda的手,Natsha眉眼也柔和起来。

“那就…从众吧。”

Tony起身,把椅子推回去,说道。

准备起来并不复杂,一些简单的水果,一些甜点。饺子是要一起包的,Steven强调,一起包饺子是重要环节。

Peter戳着面团,揪了一团子面,蹲在地上捏面人,Vision想靠近饺子馅的碗但被Wanda拉走,Vison委屈巴巴得,Wanda看着四下没人看他俩偷偷亲了一下Vison的脸。

Tony笑:“Vision的脸怎么和以前一样了。”

“发烧!”
“空调太热!”

众人笑,Vison和Wanda脸红站一旁。

大家看着他们俩总感觉自家孩子长大了似的,有种欣慰感。只是越看,Steve就越会容易想到Tony。

Tony在照着网上包饺子,包得歪歪扭扭却很严实。一副大家长的样子,让Peter跟着一起包,别老是搞他的面人人。

Steve偷偷地往Tony的方向挪了两步,见Tony没反应,又挪了两步。

越靠越近,Steve反而挪不动脚。其实两个人已经非常近了,Peter忙着捏面人,别人忙着调笑Vision和Wanda也没谁注意饺子包得怎么样了。

Steve开始有一下没一下揉着面,侧目看着Tony。

他的眼圈还有一圈青紫,也许是灯影晃的,但是看起来比实际上要严重,一层层不正常的肤色顺着眼角的皱纹晕染开来,再到鬓角的寸缕白发。眼睛依然清澈,只是在那层青紫的衬托下,就带着一层悲剧的色彩。

好吧,他承认Tony的眼睛会说话,他在人世间见过无数双眼睛,却没有一双眼睛像Tony的这么好看。琉璃水晶般幻澈,然后又会用折射出的光辉剖析人心,一次又一次得让他心内翻腾倒海后的午夜都像是一次新的凌迟。

Steve手下的动作加重,面团被他揉成不知名的形状,心里不由得懊恼起来。他与Tony Stark的暧昧关系人尽皆知,他对Tony也一直怀揣着一种堕堕的憧憬。只是总会瞎想,看到Tony就会想到他的父亲,现在他的父亲更是横在他们之间的天堑。

也许他应该与他讲清楚……

Steve往Tony的方向又挪了一点。

可Tony一下直身,挺了挺腰,拍拍手。

“好了都别闹了,今晚上的重头戏来了。”

大家伙闻声看向Tony,却见Tony向窗前走去。所有人也都跟着他走到窗前。

就那一瞬间,天空中流光溢彩,好不缤纷。千万光点汇成线面,交流在寂静漆黑的天空,将夜幕划分为数个彩面。

“哇——”

Tony往后退,站在人后。

眼前是所有的复仇者,一起肩挨肩看向夜空,与那夜空中的彩幕。

不知道为什么,Tony心中平添一分伤感一分惋惜。所幸剩下八分尽是欣慰与庆幸。

手忽然被人握住了。

“很好看,Tony。”

Tony眼角此时才真正泛红,他低头,烟火映出的光亮刚好造出一片阴影,挡住Tony所有的表情。

“谢谢夸奖。”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第一次过的中国新年,也许才是Tony Stark这辈子过的最好的一个新年。

——贱虫彩蛋

外面是零下十几度,Wade冻得哆哆嗦嗦,看完一场华而不实的烟火秀之后,Wade骂了不知道多少句fuck。

守了一晚上,Wade觉得自己什么基因也不管用,自己要被活活冻死。

次日清晨,大厦的门开了,Peter背着书包走出来。

“诶?你…你怎么在这……”

“啊嚏——哥来接你啊。”

Peter摸摸头,充分感受到气温之后担心地问:“不冷的嘛?外面这么冷——”

Wade捋捋舌头:“没有,刚来没五分钟。”

“噢那就好……啊对了——”Peter想起什么似的从书包里翻出了一个小人,丑兮兮的小红人背后背着刀。

“我昨天晚上做的,给你!”

Wade觉得昨天晚上被冻死也值了。

评论(5)

热度(90)

  1. ROSALIE_WEI半闲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