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闲鱼

cp是第一生产力!

【李强——凭我是你发小】

#季半闲的瞎扯淡邪教系列
#李老板*光头强
#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李泽言×光头强

“强子!我长大会开一个好大好大的公司,特别大,嗯…比…比尔盖茨的公司还大!”

“我长大要当一个特别厉害的伐木工!像我爸爸那样!”

“好,那我就雇你当我公司的伐木经理!”
“谢谢李老板!”

“叮——”

光头强脑袋都不带动的就猜到是谁,但还是要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接通:

“喂!大周末让不让人好好睡觉啦!”

“都几点了还睡觉!”

光头强一秒变乖巧,捧着电话道:“李老板啊…我马上就去砍树……”

“那还不快去!”

光头强正欲再说,电话里却已传来忙音。

叹口气,背上枪拿起电锯。嘿,光头强!你在这天杀的狗熊岭的新一天又开始啦!

光头强是一个伐木工。

就是社会上底层,没钱没权没地位老板总拖欠工资的伐木工,就是只能一个人在一个山里,冒着被狗熊咬死的危险还砍不了半棵树的伐木工。

他有名字的,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但他一个人在这山里太久了,没人叫他大名,所以都叫他光头强。

李老板是他的老板,他砍的所有树都送到他那,砍树换报酬,李老板从不按时间点发工资,他也从不按计划砍树。

山里的动物挺多的,两只狗熊是他不能完成砍树任务的主要原因。

这两只狗熊很神奇,会说人话。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太久是一个人,产生幻觉了,但总和这两头熊闹来闹去,也觉得日子好过了不少。这两头熊比他老板有良心,生活上什么都肯接济自己,除了砍树。

光头强理解,谁要是强拆自己的家自己也得和他血拼。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靠这个糊口,不止糊口,还要养活自己的老父母。

光头强的老家在东北那边,离自己砍树的山不是特别远,坐火车三个小时就能到。可是自己好几年没回去了,没钱,没钱买火车票,没钱办年货,因为没钱,根本没脸面对家里边的亲戚。

所以他对父母的理由就是忙,在公司忙,李老板啥事都得靠他,特别是一到春节,啥事都找上来,连饭都没时间吃了。

这时候电话那头就会传来一声苍老而欣慰的女声:“好好好,我的强子忙,但再忙也得记得好好吃饭,我跟你爸都挺好的…”

光头强沉默,只能以嗯回复,最后怕自己忍不住,就得说等会开会,先挂了。

然后自己一个人钻进被窝里,五官攒一起,比哭还难看。

李老板也是光头强老家的人,他俩还是发小,只不过后来两人越走越远了,现在只剩经济上的关系。李老板在光头强父母面前给足了光头强面子,常说自己的公司啊,离了他不成。

小时候,他们俩是最好的朋友。

光头强的爸是个伐木工,那时候建设国家,光头强尤其以他爸为荣,发誓也要当伐木工,因此把课本扔老远,每天抱着自己的小斧子做白日梦。李老板那时候也是个小屁孩,但那时候班里人就给他起老板的外号,因为他特别早熟,学习成绩杠杠的,精明能干,村里人都说他能出息。

他的确出息了,光头强也确实当了伐木工。俩人从一起撒尿和泥变成一个在大城市里指挥,一个在山沟沟里砍树。

挺讽刺的。

一开始李老板的确给自己在公司安了个职位,有办公室有空调还有电脑。

干了没半个月,光头强撂挑子了。他嫌这算数的工作太无聊,他还是想当砍树的。

李老板真成了老板,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头界敲着桌子。

“强子,你真以为现在还是建设国家的时候?我敢保证,不出十年,是个人都会砍树。”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比尔盖茨,世界首富,懂吗?”

“砍树的一月挣多少钱,坐办公室的一年挣多少钱,你是不是脑残,是个人都没你这么傻逼。”

光头强看着李老板开始骂脏话,把手攥了又攥,最后攒出一句话:

“可我…我除了砍树啥也不会…打个字都得查半天字典……我知道公司里别人都咋说我的…我不是这块料……”

李老板抽起烟,半晌,道:

“滚。”

滚远了,从办公室滚到了狗熊岭。

现在李老板也不叫自己强子了,就叫光头强。现在光头强也不调笑着叫李老板,是真的,恭恭敬敬地叫李老板。

后来他欠了光头强工资,于是每一声李老板后光头强心里都跟了一句操你妈逼。

友情的小船翻了,沉了。

春节前夕,光头强的妈妈住了院,光头强赶去时,手术都做完了。

李老板掏的钱。

光头强妈又开始感念起李老板的好,说他有出息也不忘本,念着老乡,说他掏钱眉头都不皱……

每一句讲完,光头强心里都呵呵一声。

李老板看见光头强一脸的不屑,嘴角上扬,带了点笑意。

光头强妈妈开始碎碎念她儿子了,诶呀强子你咋才来啊,还穿这一身,跟个砍树的似的?

光头强心里一紧,大脑飞速运转。

“他刚出差,去看木材处理工厂。”

光头强扭头看李老板,然后点头。

“啊!妈,是这样的!我…工厂嘛!你知道,都…都这样!”

“哦……”

“那行妈你先休息会,我和李老板…汇报工作。”

李老板看着把最后四个字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光头强,点了点头。

医院走廊,光头强扯着李老板出来。

李老板挑挑眉。

“光头强,算上我给你妈的手术费,住院费连上一大堆杂费,以前的工资一笔勾销。”

“我操!!!!”

光头强想打死他,黑暗的资本家,惨无人道地压榨工人!

终于,光头强忍不住,痛骂李老板。

“你现在就是个婊子,不折不扣的婊子!比婊子还婊子!我操你妈的!”

医护人员纷纷回头。

李老板赶紧把光头强嘴捂上,强行扯开话题。

“喝一杯?”

“喝你妈逼!”

“我付钱。”

光头强屈服于金钱之下。

“他妈你一个老板请我喝两块一瓶的啤酒,能不能要点逼脸?”

“我的钱都交医院了。”

“我咋那不信呐!”

“你他妈爱信不信。”

“去你妈的吧!”

光头强抓了一把雪砸李老板身上。

“过年别走了,留村里,陪你妈过个好年。”

“你不扣我工资我肯定得留家里。”

“别砍树了。”

“去你妈的不砍树,不砍树你养老子啊。”

“他妈本来就是老子给你发工资。”

“去你妈的吧,你给我发几回啊,啊?我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我从村子里给你找个活,挺好的,比砍树好。”

“……”

“嗯?”

“老子凭啥信你。”

“凭老子是你发小,凭你每回考试都是照我抄的好及格,凭你从小到大家长签字都是我签,凭你靠着我给你发的工资糊口,凭我比你大,凭我知道山里有熊所以每天早晚都给你打电话看看你是不是还他妈活着,凭我…”

李老板的声音越来越小。

光头强也心酸,从无忧无虑到为生计奔波,岁月夺走的不止是他的头发,还有许多。

“凭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强子你咋那矫情啊。”

“滚你妈的吧……


狗熊岭。

开了春,动物们都开始活动。

“光头强,你不砍树了?”

深棕色的狗熊在树洞门口看着背着行李的光头强。

“不砍了,回家了。”

“万岁!那可真好,俺,俺还有点舍不得你…”

小一点的狗熊说。

“我还会回来的!”


“那好,我走了。”


“光头强!你死哪去了?老子的时间很金贵!”

“我…再在森林里绕绕,走吧。”

“走吧,上车!”

“嗯!”

评论(11)

热度(235)